亚博取款出款速度

注册

安乐居

文|汪曾祺安乐居是一家小饭馆,挨着安乐林。安乐林围墙上开了个月亮门,门头砖额上刻着三个经石峪体的大字,像那么回事。走进去,只有巴掌大的一块地方,有几十棵杨树。当中种了两棵[详细]

2021-05-28 23:30:56

八月骄阳

文|汪曾祺张百顺年轻时拉过洋车,后来卖了多年烤白薯。德胜门豁口内外没有吃过张百顺的烤白薯的人不多。后来取缔了小商小贩,许多做小买卖的都改了行,张百顺托人谋了个事由儿,到[详细]

2021-05-28 23:29:52

虐猫

文|汪曾祺李小斌、顾小勤、张小涌、徐小进都住在九号楼七门。他们从小一块长大,在一个幼儿园,又读一个小学,都是三年级。李小斌的爸爸是走资派。顾小勤、张小涌、徐小进家里大[详细]

2021-05-28 23:29:23

茶干

文|汪曾祺家家户户离不开酱园。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倒有三件和酱园有关:油、酱、醋。连万顺是东街一家酱园。他家的门面很好认,是个石库门。麻石门框,两扇大门包着铁皮,用x[详细]

2021-05-28 23:28:54

幽冥钟

文|汪曾祺“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很早很早以前(大概从宋朝开始)就有人提出过怀疑,认为夜半不是撞钟的时候。我从小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夜半不是撞钟的时候呢?我的[详细]

2021-05-28 23:28:21

詹大胖子

文|汪曾祺詹大胖子是五小的斋夫。五小是县立第五小学的简称。斋夫就是后来的校工、工友。詹大胖子那会,还叫做斋夫。这是一个很古的称呼。后来就没有人叫了。“斋夫”废除于[详细]

2021-05-28 23:27:21

如意楼和得意楼

文|汪曾祺扬州人早上皮包水(上茶馆),晚上水包皮(上澡堂子)。扬八属(扬州所属八县)莫不如此,我们那个小县城就有不少茶楼。竺家巷是一条不很长,也不宽的巷子,巷口就有两家茶馆。[详细]

2021-05-28 23:26:15

花瓶

文|汪曾祺这张汉是对门万顺酱园连家的一个亲戚兼食客,全名是张汉轩,大家都叫他张汉,大概觉得已经沦为食客,就不必“轩”了。此人有七十岁了,长得活脱像一个伏尔泰,一张尖脸,一个尖[详细]

2021-05-28 23:25:13

收字纸的老人

文|汪曾祺中国人对于字有一种特殊的崇拜心理,认为字是神圣的。有字的纸是不能随便抛掷的。亵渎了字纸,会遭到天谴。因此,家家都有一个字纸篓。这是一个小口、宽肩的扁篓子,竹篾[详细]

2021-05-28 23:14:28

戴车匠

文|汪曾祺戴车匠是东街一景。车匠是一种很古老的行业了。中国什么时候开始有车匠,无可考。想来这是很久远的事了。所谓车匠,就是在木制的车床上用旋刀车旋小件圆形木器的那种[详细]

2021-05-28 23:13:35

日规

文|汪曾祺西南联大新校舍对面是“北院”。北院是理学院区。一个狭长的大院,四面有夯土版筑的围墙。当中是一片长方形的空场。南北各有一溜房屋,土墙,铁皮房顶,是物理系、化学系[详细]

2021-05-28 23:13:02

仓老鼠和老鹰借粮

文|汪曾祺“仓老鼠和老鹰借粮,——守着的没有,飞着的倒有?”——《红楼梦》天长啦,夜短啦,耗子大爷起晚啦!耗子大爷干嘛哪?耗子大爷穿套裤哪。来了一个喜鹊[详细]

2021-05-28 23:12:27

螺蛳姑娘

文|汪曾祺有种田人,家境贫寒。上无父母,终鲜兄弟。薄田一丘,茅屋数椽。孤身一人,艰难度日。日出而作,春耕夏锄。日落回家,自任炊煮。身为男子,不善烧饭。冷灶湿柴,烟熏火燎。往往弄[详细]

2021-05-28 23:11:30

讲用

文|汪曾祺郝有才一辈子没有什么露脸的事。也没有多少现眼的事。他是个极其普通的人,没有什么特点。要说特点,那就是他过日子特别仔细,爱打个小算盘。话说回来了,一个人过日子仔[详细]

2021-05-28 23:10:54

金冬心

文|汪曾祺召应博学鸿词杭郡金农字寿门别号冬心先生、稽留山民、龙椶仙客、苏伐罗吉苏伐罗,早上起来觉得很无聊。他刚从杭州扫墓回来。给祖坟加了加土,吩咐族侄把聚族而居的老[详细]

2021-05-28 23:10:25

昙花·鹤和鬼火

文|汪曾祺邻居夏老人送给李小龙一盆昙花。昙花在这一带是很少见的。夏老人很会养花,什么花都有。李小龙很小就听说过“昙花一现”。夏老人指给他看:“这就是昙花。”李小龙欢[详细]

2021-05-28 23:09:32

星期天

文|汪曾祺这是一所私立中学,很小,只有三个初中班。地点很好,在福煦路。往南不远是霞飞路;往北,穿过两条横马路,便是静安寺路、南京路。因此,学生不少。学生多半是附近商人家的子女[详细]

2021-05-28 23:08:10

云致秋行状

文|汪曾祺云致秋是个乐天派,凡事看得开,生死荣辱都不太往心里去,要不他活不到他那个岁数。我认识致秋时,他差不多已经死过一次。肺病。很严重了。医院通知了剧团,剧团的办公室主[详细]

2021-05-28 23:06:14

故里三陈

文|汪曾祺陈小手我们那地方,过去极少有产科医生。一般人家生孩子,都是请老娘。什么人家请哪位老娘,差不多都是固定的。一家宅门的大少奶奶、二少奶奶、三少奶奶,生的少爷、小姐,[详细]

2021-05-28 23:05:31

尾巴

文|汪曾祺 人事顾问老黄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工厂里本来没有“人事顾问”这种奇怪的职务,只是因为他曾经做过多年人事工作,肚子里有一部活档案;近二年岁数大了,身体也不太好,时常[详细]

2021-05-28 23:04:47

卖蚯蚓的人

文|汪曾祺我每天到玉渊潭散步。玉渊潭有很多钓鱼的人。他们坐在水边,瞅着水面上的飘子。难得看到有人钓到一条二三寸长的鲫瓜子。很多人一坐半天,一无所得。等人、钓鱼、坐牛[详细]

2021-05-28 23:04:13

迷路

文|汪曾祺我不善于认路。有时到一个朋友家去,或者是朋友自己带了我去,或者是随了别人一同去,第二次我一个人去,常常找不着。在城市里好办,手里捏着地址,顶多是多问问人,走一些冤枉[详细]

2021-05-28 23:03:18

求雨

文|汪曾祺昆明栽秧时节通常是不缺雨的。雨季已经来了,三天两头地下着。停停,下下;下下,停停。空气是潮湿的,洗的衣服当天干不了。草长得很旺盛。各种菌子都出来了。青头菌、牛干[详细]

2021-05-28 23:02:43

八千岁

文|汪曾祺据说他是靠八千钱起家的,所以大家背后叫他八千岁。八千钱是八千个制钱,即八百枚当十的铜元。当地以一百铜元为一吊,八千钱也就是八吊钱。按当时银钱市价,三吊钱兑换一[详细]

2021-05-28 22:58:38

职业

文|汪曾祺文林街一年四季,从早到晚,有各种吆喝叫卖的声音。街上的居民铺户、大人小孩、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小教堂的牧师,和这些叫卖的人自己,都听得很熟了。“有旧衣烂衫[详细]

2021-05-28 22:57:58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