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取款出款速度

注册

日泊秦淮


来源:遍地文学 作者:江海滨

文|江海滨明末清初,秦淮河畔留下凄婉爱情故事的八位才艺名妓——“秦淮八艳”。八艳中除了马湘兰,其它人都经历了明清易代的风云变幻。当时好多明朝官僚贪生怕死,卖

文|江海滨

秦淮河是从东水关到西水关这段河流,又称“十里秦淮”也叫内秦淮,素谓“六朝金粉”,明清两代盛极一时。河厅河房,绿窗朱户,夹岸而居。每逢春节元宵,灯船画舫好不热闹,附近名胜有“二水中分白鹭洲”的白鹭洲;“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乌衣巷;王献之以妾为名的桃叶渡,等等。

明末清初,秦淮河畔留下凄婉爱情故事的八位才艺名妓——“秦淮八艳”。八艳中除了马湘兰,其它人都经历了明清易代的风云变幻。当时好多明朝官僚贪生怕死,卖国求荣,而和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八艳虽为底层女子,可她们却在国家存亡之际表现出崇高的民族气节。秦淮八艳个个身材相貌堪称一流,能歌善舞,色艺双绝,难得的是她们虽出没于风月场所,但对爱情友情民族情都十分忠诚。留下了很多文学艺术佳品,其中以柳如是为最。

而她们的传记传奇都各有千秋风韵,柳如是以死报国,却被丈夫救起来,到底是投降了清廷;顾横波嫁了个好夫君,可终究命途多舛,死于恶疾;李香君为了爱人撞柱,最终只得到了一个软弱的男人;董小宛一片真心,奈何赋予的是个不懂珍惜的薄情郎;卞玉京机巧聪慧,痛爱一场,出家为尼,孤独老去;马湘兰一生守候郁郁而终,没有看到明朝灭亡的那天;陈圆圆本为昆山歌妓,曾寓居过秦淮,由于她色艺超群,更与重大历史事件相系,所以清人便将她列入了“秦淮八艳”之中。陈圆圆原姓邢名沅,字圆圆,又字畹芳,幼从养母陈氏故改姓陈,她花明雪艳,能歌善舞,色艺冠时。崇祯末年,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威震朝廷,崇祯帝日夜不安。外戚嘉定伯周奎欲给帝寻求绝色美女,以舒解皇帝的忧虑之心,遂遗田妃的哥哥田畹下江南觅艳。田畹寻得陈圆圆后,被其姿色醉迷,遂私下占为己有。不久李自成的队伍逼近京师,崇祯帝急召吴三桂镇山海关。田畹对农民起义军整日忧心惶惶,便设盛筵为吴三桂饯行,圆圆率歌队进厅堂表演。吴三桂见圆圆后,神驰心荡,高兴得搂着圆圆陪酒。酒过三巡警报突起,田畹恐惶地上前对吴曰:“寇至,将若何?”吴三桂说:“能以圆圆见赠,吾首先保护君家无恙。”未等田畹回答,吴三桂即带圆圆拜辞。吴三桂在其督理御营的父亲劝说下,将圆圆留在京城府中,以防同行招惹是非让皇帝知道。李自成打进北京后,吴三桂的父亲投降了起义军,陈圆圆被李之部下所掠。当吴三桂答应投降李自成时,闻圆圆已被李之部将所占,冲冠大怒,高叫“大丈夫不能自保其室何生为?”遂投降了清军与农民军开战。这就是吴梅村在《圆圆曲》中所曰:“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李自成战败后,将吴之父及家中38口全部杀死,然后弃京出走。吴三桂抱着杀父夺妻之仇,昼夜追杀农民军到山西。此时吴的部将在京城搜寻到陈圆圆,飞骑传送,自引吴三桂带着陈圆圆由秦入蜀,然后独占云南。吴氏进爵云南王后,欲将圆圆立为正妃,圆圆托故辞退,吴三桂别娶。不想所娶正妃悍妒,对吴的爱姬多加陷害冤杀,圆圆遂独居别院。圆圆失宠后对吴渐渐离心,吴曾阴谋杀她,圆圆得悉后,遂乞削发为尼,从此在五华山华国寺长斋绣佛。后来吴三桂在云南宣布独立,康熙帝出兵云南,1681年冬昆明城破,吴三桂死后,陈圆圆亦自沉于寺外莲花池,死后葬于池侧。直至清末,寺中还藏有陈圆圆小影二帧,池畔留有石刻诗。

所以真正的八艳应该是七艳,经历了明清兴亡大历史的也只有七位。此外,顺治与董小宛的关系不存在,顺治之董鄂妃实为满人,而董小宛嫁给了冒辟疆,明亡后病故;寇白门嫁入保国公爵府邸豪门朱国弼,源于钱谦益劝他开城门投降,导致朱国弼立刻附和,一群前朝大臣跪在马道旁边迎接清军入城。到了京城,几个月就贿赂得一干二净,一清二白的他只会迎来更残酷的打击和欺辱。权贵们得知朱国弼家里多美人,纷纷要求上门观赏,名为观赏实则抢夺,朱国弼一个亡国臣子无甚骨气,直到有天他找到了寇白门说:“我如今有难,望你最后襄助我一次。”小寇冷笑反问他:“夫君还记得当初许我的平安稳妥吗?”“前朝许的愿望,在今朝做不得数。”朱国弼伸手来拉扯被小寇一把挣开。小寇忽然很风情地弯起嘴角莞尔一笑:“官人卖妾所得不过数百金,如果让我回到秦淮河,一个月就可以给你万两金银,帮官人摆脱困境。”朱国弼望着眼前人说:“何乐,而不为呢。”他给了小寇路费让她自己回金陵,寇白门回金陵轰动整个江南。满清南下,秦淮八艳各自分散,只剩寇白门一人孤独回程。昔日繁华的秦楼楚馆,因为她的回归重新焕发了生机,再次热闹起来。凭借着超人声望和魅力,不到一月就筹集足够黄金,将朱国弼从困境中解救出来,但终究没有再续前缘。她们这些美貌才女在盛世是装点,娇艳花朵或凋谢或摘取自顾自美丽,偏又随波逐流。寇白门活到了最后,看到了所有人的结局也包括她自己。她撒开手闭上眼,告别了这情爱纠葛、混混沌沌的世界。秦淮八艳,至此告终。

八艳之一李香君(1624年-1654年),又名李香,号“香扇坠”,生于苏州阊门枫桥吴宅,兄妹三人,有两位哥哥。其父原是一位武官,因系东林党成员,被魏忠贤一伙阉党治罪后家道败落,飘泊异乡。8岁随养母李贞丽改吴姓为李。她歌喉圆润,但不轻易与人歌唱,丝竹琵琶、音律诗词亦无一不通,擅长弹唱《琵琶记》。1699年孔尚任的《桃花扇》问世后,李香君遂闻名于世。“当年真如戏,今日戏如真。”看着台上的青衣将水袖轻抛,低吟婉转地吟唱着名剧《桃花扇》。复社领袖侯方域来到媚香楼一睹李香君风采,一走入李香君房间,室内书画古玩陈设有致,别有一番清新气息。李香君笑盈盈地请客人落座,此时侯方域被正墙挂着的横幅“寒江晓泛图”吸引,寒雪弥漫的清江上一叶孤舟游荡,天苍苍,水茫茫,人寥寥,水云间好一种悠远淡泊的意境,画上题诗“瑟瑟西风净远天,江山如画镜中悬。不知何处烟波叟,日出呼儿泛钓船。”画上没落款料非出自名家之手,侯方域问道:“此画是何人大作?”李香君见他对画如此留意,略带羞涩地说:“是小女子涂鸦之作,不足为道。”“是你所作?”侯方域简直不敢相信,如此姣小青楼女子竟作出这般神韵的诗画,真令人刮目。由此两人越谈越投机,彼此直引为知己。一个是风流倜傥的翩翩少年,一个是娇柔多情、蕙质兰心的青楼玉女,接连几次交往之后便双双坠入了爱河。“舞低杨柳楼心月,歌罢桃花扇底风。”

李香君,秦淮河畔媚香楼里的名妓,一个诗书琴画歌舞样样精通的角儿,因养母李贞丽仗义豪爽知风雅,所以媚香楼的客人多半是些文人雅士和正直忠耿之臣。第一次遇到侯方域并一见倾心时,李香君刚十六岁。李香君与侯方域交往嫁与侯作妾。侯曾应允为被复社名士揭露和攻击而窘困的阉党阮大铖排解,香君严辞让侯公子拒绝,阮又强逼香君嫁给漕抚田仰作妾,香君以死抗争,此时正值马、阮大捕东林党人,侯等被捕入狱,香君也被阮选送入宫。清军南下之后,侯方域降顺了清朝,香君之下落众说纷纭。李香君是清初戏剧家孔尚任名著《桃花扇》中主人公,这个出身秦淮名妓的下层妇女之所以受人仰慕,不在其花容月貌,而在于她有着强烈的正义感、爱国心和高尚的情操,愤世嫉俗,显示出难能可贵的精神。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为纪念这位爱国名媛做人品质和民族气节,秦淮区人民政府以文学巨着《桃花扇》内容为基础,在夫子庙内秦淮河南岸(钞库街38号)修复了李香君故居。

香君故居端坐秦淮河畔来燕桥南端,是一座三进两院式的明清亚博取款出款速度宅院,全院尽现书画楹联、篆刻假山、塑像亚博取款出款速度、石刻砖雕、壁画挂灯等艺术精品。关于李香君的结局古往今来众说纷纭,不外乎这三种:一是终于在苏州与侯方域重逢了,被一个老头当头棒喝,两人拔剑四顾心茫然,勘破尘缘,只好出家了事;一是李香君顺利嫁给侯方域为妾,侯方域变节南下,李香君则在侯府里被人赶了出来,寂寥而死;三是两人连最后一面都没见着,李香君就留下一柄桃花扇逝去,临去之前留下一句话:“公子当为大明守节,勿事异族,妾于九泉之下铭记公子厚爱。”不管是哪种,一代名妓终是被后人所记住,其刚烈才华更是被文人墨客所歌颂。在秦淮八艳中,不论是颜值还是才华,李香君都排不到首位,但她却高居榜首,在街头随便找个市民问问秦淮八艳,大家可能说不全,但是李香君却是众人熟知的。林语堂《为香君题诗》:“香君一个娘子,血染桃花扇子,气义照耀千古,羞杀须眉汉子。香君一个娘子, 性格是个蛮子,悬在斋中壁上,教我知所管制。如今天下男子,谁复是个蛮子,大家朝秦暮楚,成个什么样子。当今这个天下,都是骗子贩子,我思古代美人,不至出甚乱子。”

“秦淮八艳”均卖艺不卖身,自小进入“乐籍”即国家登记在册之伎,她们自幼便接受琴棋书画诗词曲赋训练,长大后无不精湛出色,至今仍流传下来一些她们的书画诗词作品,陈寅恪读过柳如是诗词后“亦有瞠目结舌”。故宫展出马湘兰之兰花长卷,无锡博物院也展出过董小宛《蝴蝶图》等。她们的云山翰墨冰雪聪明,不仅征服了普世大众更令主流精英青睐痴醉。她们中有多位都嫁给了达官贵人,说明明代歌伎并非低贱,明代社会意识也不是我们想象得极为封建保守。寇白门17岁便嫁给了皇亲国戚的保国公朱国弼,婚礼当晚,朱国弼特派5000名手执红灯的士兵护送花轿,盛况空前,也成为明代南京最盛大的一次迎亲。当时社会主流文人更是与“秦淮八艳”传出许多绯闻,既然谈婚论嫁自然也是正大光明,比如柳如是之与钱谦益,李香君之与侯方域,卞玉京之与吴梅村等等。

晚明主流精英如是迷恋“秦淮八艳”,不仅仅是因为她们颜值,更在于一种精神寄托。古人云“女子无才便是德”,钱谦益、侯方域、冒辟疆等人大多是有正室,而他们的正室多半是那种刻板无趣的女子,在他们年少便有父母做主配了门当户对的婚事,很可能都是世交联姻,而他们在婚姻大抵是没什么真挚感情,而那些文人自然把精神寄托到了青楼才貌双全的美人,她们会吟诗作赋会体贴关爱,如此的佳人只可惜身在伎籍,便想方设法要把她们赎身出来,冒辟疆说自己一生之福在与董小宛共同生活的九年中享尽了。

秦淮八艳们书画留下并不多,其中马湘兰书画造诣较高影响较大,马守真(湘兰)相貌与其他八艳女子相较并不出众,故而她在才艺上的追求超越群芳,尤善兰花,实际上八艳中爱画兰的不少,已知的八艳中除马湘兰外,爱画兰的还有顾横波、卞玉京、寇白门,唯一遗憾的是尽意搜寻就是没有找到寇白门和陈圆圆的书画作品,尽管网上流传很多秦淮八艳各个书画绝代的专题链接,唯独少了她们两个的作品展示。柳如是的《雪山探梅图》尤为古雅清逸,如是小楷精致有魏晋风度。柳如是嫁给当时的郑成功老师、文坛领袖钱谦益,当清兵占领了南京,柳如是劝钱谦益与其一起投水殉国,平日里大义凛然的钱谦益,走下水池试了一下竟说:“水太冷,不能下”,而柳如是“奋身欲沉池水中”,却被钱谦益硬拉住了。

回眸“秦淮八艳”的人生艺术传记,因缘际会来到金陵夫子庙秦淮河景区看看。都说秦淮夜色撩人,这里从古至今始终都是灯红酒绿、繁华璀璨,也是金陵都市最具有人文温度和文史底蕴所在。可是,来不逢时恰午时,不可能观赏靓丽夜色,那就反其道而行之,日泊秦淮也是不错的选择。

逛过东坡题写老街尽头便是南京夫子庙,牌坊门额是颜真卿集字,牌柱行书楹联“月近秦淮曾盛事当年灯影桨声连十里,天低吴楚又酣歌何处山光水色总千秋”,出自鉴定家萧平之手;外门隶书联“十里秦淮咸集五洲韵士,六朝胜迹铭镌千载风流”是桑作楷所书。 南京夫子庙位于秦淮河北岸贡院街、江南贡院以西,地处夫子庙秦淮风光带核心区,即南京孔庙、南京文庙、文宣王庙,为供奉祭祀孔子之地,是中国第一所国家最高学府,也是中国四大文庙之一,为中国古代文化枢纽之地、金陵历史人文荟萃之地,不仅是明清时期南京文教中心,也是居东南各省之冠的文教亚博取款出款速度群。夫子庙是一组规模宏大的古亚博取款出款速度群,主要由孔庙、学宫、贡院三大亚博取款出款速度群组成,占地极大。有照壁、泮池、牌坊、聚星亭、魁星阁、棂星门、大成殿、明德堂、尊经阁等亚博取款出款速度。夫子庙被誉为秦淮名胜而成为古都南京的特色景观区,是中国最大的传统古街市。 夫子庙始建于东晋咸康三年(337年),北宋景祐元年(1034年)改建为孔庙,在六朝至明清时期,世家大族多聚于附近,故有“六朝金粉”之说。范蠡、周瑜、王导、谢安、李白、杜牧、吴敬梓等数百位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文学家在此创造了不朽业绩,写下千古传诵的篇章。“棂星门”石牌匾额篆书题署,不知谁题,有古西泠中人或张仃笔意,“天下文枢”门牌亦然颜真卿集字,中间行书门柱联为尉天池所书“允矣斯文为古今中外君民立之极,大哉夫子会诗书易礼春秋集其成”;侧柱隶书联为章炳文所书“源脉悠长诗礼江山昭日月,人文荟萃弦歌画舫又春秋”。夫子庙牌额由赵朴初老亲题,门柱行楷联曰:先觉先知为万古伦常立极,至诚至圣兴两间功化同流。夫子庙正对面隔河便是沈鹏题“金陵春”酒楼与田原(饭牛)题“秦淮人家”,都是如今的老字号品牌了,也不知六朝以来都曾经怎样的行业主人的岁月变迁?不远的“得月台”旁便是“聚星亭”似有六棱建构,两边分别嵌入柱联,一侧是朱寿友行书联“四海聚游踪十里秦淮开画卷,一亭舒望眼满天星斗焕文章”,一侧是庄希祖行书联“孤轮桂影摇傍水助他得月,斜日文光动排云客我聚星。”

1585年建成的文德桥取“文德以昭天下”之意命名,位于子午线上,每年农历十一月十五日子夜,皓月当空时,可观桥左右两侧各有半边月的奇景而闻名于世,誉为“秦淮分月”。从桥上来来往往的人们都那么兴奋欢悦,在忽明忽暗的阳光下直播拍照抖音,或静静凝望来来去去的游船画舫,那随心潮起伏的波光潋滟,秦淮河的水近日的地方一片闪烁金碧,阴处却那么湛蓝或碧绿,恐怕徐悲鸿刘海粟赵无极吴冠中的油画色彩也无法写意,梵高莫奈潘玉良可能行。“江南贡院”牌坊匾额是翁同龢题署,牌柱联为言恭达隶书“圣朝吁俊首斯邦看志士弹冠而起,天府芾名由此地喜英才发轫而前”;两侧柱行书联为“十载辛勤变化鱼龙池,一生期许飞翻鸾凤天。”贡院门柱联为林散之行草“号列东西两道文光齐射斗,簾分内外一毫关节不通风。”

远远就看见“李香君故居”的幡招和旅游团导游向一群游客解说李香君的传说,我也走近这个非比寻常的女子老家,桑作楷题写的行楷匾额“李香君故居陈列馆”,孙晓云行书门联“花容兼玉质,侠骨共冰心”,廊道门边是不知谁题署的魏碑“李香君故居”,一边是刘炳森隶书字模匾牌“秦淮八艳史料陈列馆”,里边究竟没有进入看一看,想来香君的故事我知道多少就多少吧,不忍不必了解得太透彻,尘世情缘八卦似乎只能增添浪漫悱恻的悲剧色彩,而我更愿意相信香君的国色天香纯粹是出于他的骨气和才气,对谁都不容易,足够了。

行走在《清明上河图》一般的秦淮闹市,人间烟火的温馨暖意随着人们的喧声步履游曳。各种摊位的方言吆喝与热气腾腾的点心滋味此起彼伏,除了旅游团分不清本地还是外地游人。到了夫子庙另一处出口是赵朴初题署的“古秦淮”门牌坊,另一面是草书“古秦淮”,可是不知出自谁之手,怎么看怎么像“古毒淮”,不知道书者是无意还是有意,“秦”草书委实逼近“毒”,香水有毒秦淮怎么可能有毒呢?一侧柱联是庄希祖行书“十里繁华邀九州俊彦,六朝逸韵扬千载文光”,一侧是言恭达隶书联“淮水通幽灯摇画舫载歌去,桃津临市月酿新诗带韵归”。

走出古秦淮,过街是南京食朝汇,石门牌上刻有行楷隶融合一体的楹联——非是屠门能餍家山馔玉,敢齐御膳定教喉舌铋香。书体独特,有何绍基的宽容,有梁启超的筋骨,有周汝昌的清爽。想象不出谁写出这样的味道?“桃渡临流”就在这里,有石雕天伦一家人和石墩桌凳,总有人轮换休息于此,也有石头雕的巨型翻开来的书,上面行书魏楷分别刻有“在秦淮因王献之妾而得名桓伊邀笛步去此不远昔年游舫鳞集笙歌达旦想见升平景象今则荟萃于东关头一带而盈盈碧水依然如故惜乎风流人远矣”,不善断句句读,大概意思明白一二,具体还是留待您自己解读吧。

徜徉秦淮,看日头朝河水流逝的去向渐渐落下,金黄的天翠碧的水相映成辉,看川流不息的人群车涌,下班散步抑或归巢如约的市井气息更换了秦淮闲逸自在的松弛随意。平江桥上,我感觉到丝丝缕缕的凉风拂过,桥下的水似乎越来越深湛了,回眸秦淮八艳才女的奇崛动人而又坎坷沉重的过往,或者还有多少并非艳丽并无才华的平凡秦淮女子,曾经走过我脚下的桥凝神秦淮河水有过怎样跌宕起伏和心如止水的情愫?或者秦淮河两岸的六朝故人在这里演绎过怎样的人世悲欣?千秋一梦,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恍然间,桥下的画舫闯入我的视线,让我似乎从远逝的遐思中穿越到此时此刻,游船的声音低浅而又幽远,泛起的水波荡漾交错。我在想,如若回到柳如是李香君她们的时代,钱谦益侯方域吴梅村的艳福我是无法拥有,投拜如是香君为师的机缘是否能够,哪怕仅仅只是源于书画的情结呢?

江海滨于徽州新安艺舫

2020、12、16 14:46

原文地址|http://jaswho.com/yuanchuang/sanwen/202012/39934.html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江海滨

 
最新评论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亚博取款出款速度相关的文章

-->

推荐文章

-->
-->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