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取款出款速度

注册

择校


来源:遍地文学 作者:冰凉

文|冰凉九月,暑气渐消,灿烂的阳光让大地进入收获的季节。学校又开学了。陈总的宝贝孙子明年也要上学了。自从孙子出生起,陈总和老伴的脑子里每天都是这个小家伙,那又圆又亮的眼

文|冰凉

九月,暑气渐消,灿烂的阳光让大地进入收获的季节。学校又开学了。陈总的宝贝孙子明年也要上学了。

自从孙子出生起,陈总和老伴的脑子里每天都是这个小家伙,那又圆又亮的眼睛,像两颗又大又黑的珍珠,是陈家的传家宝,也仿佛看到了儿子小时候的模样,总觉得儿子小的时候,由于自己育儿经验不足,工作也繁忙,培养的有些许遗憾,现在时间多了,亲家又在外地,所以基本能按照自己的理念养育他。当办公室里没有人来打扰时,陈总常拿出孙子的照片,耳边又仿佛听到小家伙奶声奶气地跟他说,GOOD MORNING,脸上就笑开了花,在眼角和嘴角加深的皱纹里暗下决心,一定让他长大后上比儿子更一流的国外大学。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首先要让孙子在人生的起跑线上就领先一步。孙子户口所在学区的公办红领巾小学,虽还不错,但与离家也不远、股份制的海天小学相比,在教学理念和师资力量等方面都有一定的差距,而且海天小学毕业后,可以直升海天中学,近些年,海天中学是全市中考成绩最好的几所学校之一。因此想上海天小学的孩子很多,除了从海天幼儿园直升的孩子,余下的名额就比较紧张,社会上传言,不仅要有比较硬的关系,还要花上10万元左右。看来只有等到实现了共产主义,优质资源才能公平享有。

陈总把通讯录看了又看,长长的数百人中,真正谈得来、关键时候可能帮上忙的没有几个。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书到用时方恨少,人在用时几个无。最终决定请研究生班的同学杨处长帮忙想想办法,两家也比较熟悉,记得他曾说,儿子小时候也是在海天小学和中学上学的,他又在市直部门工作,认识人肯定多一些。

杨处长的儿子已经工作了,当年帮儿子上海天小学的那个在区机关工作的朋友已经退居二线。如今各部门领导的轮换,就像走马灯似的,每隔几年就你方唱罢我登场。听说海华集团的领导们也头疼于各方为了孩子上学,找上门来的错综复杂的关系,常改变入学报名条件。常有人托关系找上门,是一种人生价值的体现,但当手中的资源完全难以应付各种关系时,就变成了烫手的山芋。每年都有朋友问杨处长是否有办法帮孩子报名去海天上学,基本都被他婉拒了,只是曾经给几个人出过主意。现在陈总开了口,又说没有别的渠道,所以他无法拒绝,只有想办法尽力而为。

仔细想来,杨处长觉得并没有直接、合适、又管用的关系,倒是有一个高中同学大郭,在海华集团工作,此前有些信息也是从他那里得到的,他说与集团领导的私交不错,每年都帮人办理孩子上学的事。杨处长与大郭联系,他说找时间面谈。晚上,老朋友丁总请客,客人中有杨处长的大学同学。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他有意把闲聊转到孩子上学的话题上。丁总白净的脸上已经泛出些许红晕,推了推眼镜说:“当年,我孩子上海天小学时,就想了很多办法,还要花钱。”他同学说:“听说原来海华集团每个董事的手里都有一个小学报名指标,但因每名董事那里找上门的关系太多,去年就取消了。”杨处长说:“我找了大郭,他和领导关系好,请他给我的朋友帮帮忙。”同学凑在杨处长耳边,小声说:“你不要太相信他,他是靠办这事赚钱的,每个孩子要十来万,有时明知办不成,却不告诉人家,又耽误了孩子。有一次,我在酒桌上把他挖苦了一顿。”在回家的车上,丁总说:“杨处,孩子上学的事,如果需要,我找人问问?”两天后,丁总告诉杨处长,他的朋友齐总认识市教育局的人,每年都帮朋友办几个孩子上海天小学,只需拿7万元,如果同意,就先拿1万元当订金。他对陈总实情相告,陈总非常高兴。

周六中午,丽天大酒店的大门口很是热闹,一对新人的婚车在门前尚未停稳,六门礼炮就相继爆响起来,把五彩纸屑打向空中,电子鞭炮也如爆豆似的连声脆响。在二楼日式料理的名古屋房间内,也能隐约听到婚宴的喧嚣,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色,都有些亢奋。齐总伸出粗短、肥厚的手与杨处长握着说:“杨处长,早就想认识你,只是没有机会。我点了套餐。”“好的,下午都有事,中午也不用喝酒,简单点就行。”陈总忙说:“大家是为了我的事,我来请客。”丁总笑道:“大家认识了,都是朋友,齐总第一次认识杨处,就让他请吧。”坐到放在绿花纯毛地毯的坐位上,双腿垂在桌子下面的地坎里,每个人的心绪也逐渐平复下来。随着松茸汤被穿着和服的女服务员躬身在桌上摆好,四个人都举起手中盛着饮料的酒杯,碰了碰,杨处长领酒道:“今天热闹的婚礼,不用几年,又将有一个为选择学校大费周章的家庭。”丁总眉开眼笑地说:“海天小学确实越办越好了,这些直升中学的孩子,明显比外面考进来的好,暑假里,学校的小提琴乐队在全市中学生艺术节里,以一曲《梁祝》夺得二等奖,其中的骨干都是海天小学毕业的。”说完,他又跟齐总碰了碰杯。齐总用兰花瓷勺搅了搅水晶碗里的雪蛤,挺起肥大的肚子说:“我跟丁总是老朋友了,一般也不愿给领导添麻烦。近些年,进海天小学确实越来越难。不过杨处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杨处长用餐叉把刚切下的一小块鹅肝放入嘴里,慢慢地嚼着说:“陈总是我的同学,小孙子很聪敏。”陈总毛发稀疏的头顶在灯光下显得愈发智慧,放下夹着的鲍鱼,笑着说:“我家附近的红领巾小学是一所有历史的学校,但教育理念和方法都不如海天小学先进,海天小学离我家也不远。”又拿起杯子,说:“拜托齐总了,谢谢!”“我会全力帮忙,但也不敢完全保证。”丁总也举起杯子说:“你们俩加上微信,直接联系方便。预祝陈总的孙子顺利进入海天小学。”当和风牛肉碳火烧端过来时,陈总出去了,很快又回来,说:“我去结账,服务台说齐总不让别人付钱。”杨处长笑着说:“陈总下次请吧,齐总盛情难却。”丁总喝了口茶,跟陈总说:“你若同意,就先给齐总1万元,他要跟朋友打好招呼。”当四人走出房间时,从婚宴大厅里仍不断地传出激扬的歌声。酒店大门外,艳阳高照,蓝天上几朵白云在悠闲地徜徉着。

从那天开始,陈总对孙子的教育更抓紧了。他让儿子多带出去玩,增强体质;让老伴留意学钢琴的效果;自己每次到幼儿园接送时,都注意让孙子复习英语单词和短句。圣诞节那天,陈总接到齐总的电话,希望把6万元给他,春节前要跟市教育局的朋友敲定此事。陈总赶紧与杨处长商量,最终决定还是一起见见面,让大家都知道事情的进展。

于是,还是在周六,还是在丽天大酒店二楼的名古屋房间,还是这四个人,还是同样的日式套餐,只是室内适中的温度,让户外凛冽的北风徒生叹息。陈总一进来,就说:“齐总还要在这里见面,但今天我来请客。”大家已经较为熟悉了,自然海阔天空,谈笑风生。当杨处长见和风牛肉碳火烧端过来时,喝了口木瓜汁,问陈总:“你结账了?”“我刚才去服务台,她们说齐总不让别人买单。”齐总忙说:“这里是我定点的饭店,不可能让别人结账的。”丁总笑着说:“既然在这里,就让他请吧。齐总一般在春节前就跟朋友落实好明年孩子上学的事。”陈总拿出手机,对齐总说:“我还是像上次那样,通过微信吧6万元转给你,好吗?”“你把孩子的有关信息也发给我。”酒店大门外的马尾松和耐冬,在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中瑟瑟地抖动着,停放在大院里的亚博取款出款速度,无精打采地呆在九宫格里。

春节是孩子最高兴的时候,四个大人都整天围着他转,相互走动的亲朋,也喜欢逗孩子。每当大人谈起上学的事,小家伙都骄傲地说:海天——上学。引来大人们的一串笑声和连声夸赞。

北方城市春天的脚步总有些迟缓,红色的梅花要香到三月,缤纷的桃花总在意犹未尽的一场场寒流中延续着花期,玉兰、百合也在耐心地守候着人们不愿脱尽的冬装。过了五一,一切才像是真正地驶上了快速路。家有学龄儿郎的家长们有时信息特别灵,陈总忽然在“上学郎”微信群里看到,有人说今年民办小学也要和公办学校一样,除自己幼儿园直升的孩子外,所有外来报名的孩子都要参加电脑派位,没有派上的孩子随机分配到其他小学。陈总对此不以为然,觉得与己无关。但过了几天,群里有多人也这样说,让他不再淡定了。他还是给齐总打了电话,得到的答复是尽管放心。陈总立即觉得云淡风轻,任它风云起,我自闲庭信步。孙子的小书包和文具已经准备停当,他常主动地背起来,还要去幼儿园给小朋友们展示一下,陈总又大又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微信群里越来越多的聊天,是吐槽为何不能在公办和民办学校两边同时报名?若第一志愿没有选上,第二志愿选上的可能性有多大?陈总又慢慢地在心理打起鼓来,询问海天小学,总是答复等教育局的通知。他把情况告诉杨处长,杨处长问丁总,能否板上钉钉。丁总得到齐总的肯定答复后,告诉杨处长,齐总与市教育局的好几个人都很熟,每年都没有问题。

六月上旬,市教育局发出《通知》,所有的小学报名,除直升生外,所有的名额都要参加电脑派位。陈总立即把《通知》发给杨处长,杨处长说:“小学的管理权在区教体局里,县官不如现管,市教育局可能会鞭长莫及。”电话里,陈总问齐总:“是否可以不用参加电脑派位,直接入学?或在派位时想点办法,保证通过?按照规定,如果不能上海天小学,连红领巾小学也上不了。”齐总说:“明天我叫上朋友,一起见面聊一聊。”第二天上午,陈总在茶室里见到了齐总的朋友,在两人握手时,觉得那人的手又大又硬。他说了自己的疑问,那人说不能保证电脑派位的结果。陈总又问:“如果孩子上了红领巾小学,一、两年后能否把孩子转到海天小学?”“不敢说。”不一会儿,那人就先走了。齐总黑着脸说:“没想到今年的政策有这样大的变化,看来谁也不敢保证电脑派位结果。孩子如果不报海天小学,我可以把钱退给你。”

陈总回到办公室,就跟杨处长说:“齐总的那个朋友,从衣着和言谈举止来看,不像是机关的工作人员。”“如果他真是直接联系市教育局的人,那人也不会露面的。”杨处长继续说:“看来齐总那边确实没有把握了。你想咋办?”“我再考虑考虑,要么就报红领巾小学,否则两头落空。”

六一那天,孙子在电视里看到一些孩子戴着红领巾宣誓,就向奶奶要红领巾。后来,当听到大人们常说红领巾小学,就嚷嚷着要上红领巾小学,让陈总有些五味杂陈。陈总是在临近报名截止期才到红领巾小学报名的,在报名前,又给齐总打了个电话:“估计很多孩子都像我这样不敢报海天小学了,能否了解一下报名情况,是否能报满。”齐总没好气地说:“不用问了。我把钱给你打回去。”陈总给孙子报名后,告诉杨处长,给齐总留下了1万元,希望明年再托他帮孩子转学。杨处长也把情况告诉了丁总,丁总说:“齐总没有说留下了1万元。能否转学,明年再说。”第二天,齐总又告诉陈总,找到了一个与海天小学校长关系很好的朋友。又过了一天,齐总回话,那边也说没有办法现在就能报名。

陈总的孙子在幼儿园毕业了,在毕业照片里,显得格外地活泼可爱。他又在幼小衔接班给孙子报了名,要让孙子一入学就成为天天向上的好学生。

原文地址|http://jaswho.com/yuanchuang/sanwen/202101/40347.html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冰凉

 
最新评论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

推荐文章

-->
-->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