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取款出款速度

注册

愣子


来源:遍地文学 作者:冰凉

文|冰凉我家住在南怀村时,门前不远处有一个不大的水塘。夏日午后,骤雨初停,积水外溢,小鱼、泥鳅、蝌蚪们欢快地溜了出来;鲜花青草葱茏翠绿,鲜嫩欲滴,在塘沿上随风向我招手;红色的、

文|冰凉

我家住在南怀村时,门前不远处有一个不大的水塘。夏日午后,骤雨初停,积水外溢,小鱼、泥鳅、蝌蚪们欢快地溜了出来;鲜花青草葱茏翠绿,鲜嫩欲滴,在塘沿上随风向我招手;红色的、绿色的蜻蜓在水塘上悠闲地飞舞;水面上浮萍青翠,随波摇曳,晶莹的水珠在豆绿的荷叶上滚动着;水中游鱼沉浮,气泡连连,荡出圈圈涟漪;蝌蚪们像训练有素的军队,在水草间列队,只嗖的一下就难觅踪影。

只有五、六岁的我,兴奋地跳入水中。开始时,水及腰深。向前蹚几步,水至胸口,用双脚弹跳着前进,竟然以为这就是游泳。我会游泳啦!突然,脚下落空,水一下子涌入口中,让我呼喊不得。就在此时,一双大而有力的手把我紧紧地抓住,高高地举了起来。当我明白过来,发现原来是愣子,浓黑的眉毛紧紧地拧在一起,因头皮生疮而稀疏的头发根根直立。他把我抱了出来,呜呜啊啊地叫嚷着,用手对着我家指指点点,然后扶起倒在地上的铁犁,慢慢地扛在肩上,水从赤裸的后背流入腰间,两条打着补丁、长短不一的灰色裤筒紧紧地贴在腿上,水又从破旧的解放鞋四周挤了出来。

愣子是我家的邻居,我们两家交往甚密。他有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大弟弟已经结婚生子,分家独立了;小弟弟比我还小一岁;听大人们说,原来还有个哥哥,小时候就夭折了。他两岁时连续发了几天高烧,耳朵就听不见了,后来连话也说不清楚。名字只有自己家人知道,外人都叫他“愣子”。将近三十岁了,没有哪家的姑娘愿意嫁给他,所以也就成了家里的主劳力。

一天,父亲带着我到田里干活。工休时,顽皮的我被锄头在小腿上划了个大口子,鲜血直流。体弱的父亲背上我没跑几步就慢了下来。愣子立即把我接了过去,大步流星地送回家。父亲让他休息一会儿,吃了午饭再走,他呜呜啊啊地说着,手指了指他家,又指了指干活的地方,喝了几口水,就匆匆地走了,只在窄窄的绿色田埂上留下瘦削、挺直的背影。

南怀村人许多日用生活必需品,都要到总铺公社赶集时才能买到。村子距离公社有七、八里,中间有一个大大的水塘,人们叫做“陆塘”,赶集时只得绕行,多走四、五里路。到了冬天,都盼望赶集时陆塘结冰,抄个近道,但冰面要有足够得厚度,又恰逢二、七开集,还需赶集购物,也是一件难得的事。赶集时,女人们总是要梳梳头、洗洗脸,打扮一下,男人们也要穿上一件干净些的衣服。清晨,耀眼的太阳在凌冽的寒风中耐心地普照着晶莹的冰面,整个世界都是莹白色的,人仿佛进入了仙界一般,觉得轻飘飘的,又像是格外的渺小。我与愣子的小弟弟一起在冰上奔跑、擦滑溜、咬冰块、拖冰滑子,向冰窟窿里的鱼儿打招呼。当我们觉得这样玩腻了,就分别坐在父亲和愣子的肩上,享受着居高临下、目空一切的感觉。村里的许多人在夜晚也是闲不住的。愣子有一个搓绳子的好手艺,无论是麻丝还是稻草,在他手里都能搓出光滑、匀称、粗细适用的长绳。今天他担着两捆要到集上卖。弟弟坐在他的肩上,左手在他戴着黄军帽的头上拍打着,右手翘成手枪状,不停地挥舞,嘴里还不断地喊着:“驾、驾。”。当他看到我父亲被远远地甩在后面,就停了下来,把两捆绳子放在冰上,让父亲拖着走,让我和他弟弟分别坐在筐子里,他又紧了紧系在棉袄外面的草绳子,挑着我们大步疾行。我们快乐地在他前后捉迷藏,相互射击、嚷嚷着。他也笑着,口里吆喝着,眼睛里闪着神彩,像那勇跨银河的“牛郎”。

村里人家夜晚点的都是豆油灯,我家点的是罩灯,比豆油灯亮许多倍。愣子和弟妹们经常来串门。一天晚上,他忽然哭着跑进我家,浓黑的眉毛拧在一起,稀疏的头发根根直立。父母问何故,他只是不停地抽泣、叹息。不一会儿,他的大妹妹给他拿来了两个煮红薯。原来那天是腊月二十九,他爹让他抓那只红花大公鸡,准备过年。他追公鸡时,公鸡窜进灶间,又跳上灶台,一爪子蹬掉一个缺口的粗花大碗。他爹火起,抄起扁担。他拔腿就跑,但后背上还是重重地挨了两下。第二天,他大妹妹又来我家串门时说,他一大早就带着小妹妹趁着过年外出要饭去了,估计正月十五以后才能回来……

后来,我家搬到了寺山。再后来,又搬回了青岛。

去年冬天,当愣子来青岛走亲戚时,我才再次见到他。刚过七十岁,干瘦的他就弯腰驼背,步履蹒跚,光秃秃的头皮没有一点光泽,浓黑的眉毛已变成了灰色,当年能咬碎骨头的钢牙已寥寥无几。我们对面坐着,打手势传递的信息总是太少,最终还是相对无言。他在弟弟妹妹们先后离家远走高飞,又送走爹娘后,仍孤单地守着那三间破草屋,每天吃着清汤寡水的青菜稀粥。他还在搓着绳子,但已堆满了一整间屋子。当我们告别时,他浑浊的眼睛里闪着泪光,我的视线也模糊了。我不仅为壮士暮年赶到悲凉,更是因为勤劳质朴的他,因身有残疾只能孤独地了此残生,而心生哀叹和同情。期待农村不断提高的鳏寡孤独待遇,能让他早日过上幸福生活。

原文地址|http://jaswho.com/yuanchuang/sanwen/202101/40348.html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冰凉

 
最新评论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

推荐文章

-->

您可能喜欢

-->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